当宫廷画师教王太后首任元首后作画陆景隆奋力画出传奇人生

作者:    2020-07-09 01:08:43   100 人阅读  737 条评论
当宫廷画师教王太后首任元首后作画陆景隆奋力画出传奇人生当宫廷画师教王太后首任元首后作画陆景隆奋力画出传奇人生当宫廷画师教王太后首任元首后作画陆景隆奋力画出传奇人生当宫廷画师教王太后首任元首后作画陆景隆奋力画出传奇人生

现年86岁的拿督陆景隆的艺术才华之丰沛,令人啧啧称奇,他前半辈子的人生际遇,更是充满传奇色彩。

他4岁那年,日军入侵中国东北部,于是,父母带着他和哥哥及两个妹妹搭轮船南下逃生,约一週后,他们举家抵达森美兰州的芙蓉,并就此在当地落脚。

虽然那是发生在上世纪1934年的事情,但他依旧印象深刻,一切犹如昨日情景般历历在目。他说,在海上的航程并不好过,因此,他们一心期盼抵马后可以过上安定的生活。

讵料,父亲却在他6岁那年去世,结果,他的母亲卢筱文咬牙独力抚养他们兄弟姐妹4人。不久后,陆母还在芙蓉创办了润明学校,即当地第一所独立中学。

虽然生活艰苦,但陆母却还是设法让孩子学画。忆起儿时学画的情景时,陆景隆说,可以通过绘画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对他来说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起初,他和其他同龄孩子一块上学,但到了12岁那年,他却因学校严重缺乏师资而提早“升级”当老师。

“我们当年是为了逃避日军肆虐而离开中国的家乡,岂料,1941年,日军却侵佔马来亚,叫我们想躲也躲不过。”

他披露,日军佔领马来亚期间,联军也不断空袭马来亚,以制衡日渐壮大的日军势力。

日军暴行毛骨悚然

“当时,学校分成早、午、晚班。晚班格外恐怖,每每一听到战斗机飞来的声音,大伙儿就得立即关掉课室里的灯光, 以免被炸得粉身碎骨。”

忆起日军入侵的那段日子时,他至今仍感到毛骨悚然。他说,日军关闭本地所有学校后,另建日文学校,试图同化本地人,当时,唯有润明学校仍旧得以继续运作。原来,心思缜密的陆母当时为了保住学校,而把学校的名称改为“人民珠算学校”。

“日本人特爱珠算,所以他们同意保留润明学校,但他们要求校方也得教授日文。” 

日军在统治马来亚期间的暴行不断,这是他难以忘记的历史片段。“当时,日军在每个路段设立检查站,民众经过检查站时,都必须向他们礼貌鞠躬。即使你是骑着脚踏车经过该处,也必须停下脚踏车并向他们鞠躬以后,才能继续前行。若有人不向他们鞠躬,就会被他们赏几巴掌。在市中心,还会看到日军将人绑在树上曝晒的一幕。”

他说,他的前半段人生可说是跌宕起伏,当他们一家人好不容易熬过了日军肆虐的时代,过后却迎来了马共对抗英殖民政府的年代。由于他牢牢记住这些久远年代的事蹟,所以,他可说是一部活历史。

“在英殖民政府对付马共期间,许多人都因贫困而没钱买米。我们只能定时到警局排队拿米,每週只吃一餐白米饭,其他时候都是吃自己种的木薯和番薯等。”

想起过去的艰困,他更加珍惜目前衣食无忧的生活。

曾与台第一夫人 宋美龄同门学画

 

早年艰困和颠沛流离的生活,对陆景隆来说,既是磨练,也是一种人生经验的积累。也或许就因为这些经历,让他的作品感情丰沛、意象多元。

 

1949年,他成功考入森美兰州师训班,并以优等成绩毕业。1957年,他在申请到奖学金后,即到台湾师範大学就读艺术学系,并获国画大师黄君璧教授收为入室弟子,专攻山水画。难忘的是,他还与台湾当时的第一夫人蒋宋美龄同门学艺。

 

“那时候,虽然宋美龄已是一把年纪的第一夫人,但她为人亲切健谈而没有架子,且对我们非常热情。” 

 

他说,他在留台期间的日子还算过得去,因为奖学金的数额足以支付学费和生活费。

 

“另外,我哥哥当时在金店打工,每个月都会寄20令吉给我当零用钱,这在当时已经是一笔相当大的数目了。不过,这也只够我的平日开销,并不足以让我到处旅行。对我们来说,那时候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是在冬天吃到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麵,那感觉真叫人怀念。”

 

宫廷授画廿多年

 

在台湾掌握专业作画知识后,陆景隆于1960年返回芙蓉的母校担任校长。1962年,他和一群朋友创办了森州艺术协会,并担任会长长达20年之久。当时,慕名而来向他学画的人包括来自欧美澳亚世界各国的人士、外交使节夫人及军中将领家属等数百人。

 

过后,他还受聘为英军驻马来西亚总部的讲师,在军部推广中华文化。

 

在这段期,他和各国的艺术家进行各种交流,并在国内推动许多艺术教育活动,并举办过无数画展。由于他的作品杰出,有好几幅画作更因此受到国家艺术馆的青睐而获珍藏。

 

“过去多年来,我也曾到欧、美、澳、亚各地举办巡迴画展。”

 

也因为一次画展,他的画工被森美兰州当时的王太后所赏识,并于1967年受聘为森州宫廷画师。当年,王太后、我国第一任元首后东姑安潘富莎及森州最高统治者后东姑安潘都莱等王室成员都曾向他学画。

 

他在皇室开班教学的二十多年期间,并未辞去校长的职务,而只是每週安排一小时的时间到宫内教画。“早年宫中也没有太多的规矩,最重要的是看见王太后的时候需双手合十问安。”

他坦言,非华裔学画山水画并不容易,尤其在一笔一划的拿捏方面更是一种挑战。 然而,他认为,作画最重要的是当下的轻鬆氛围,以及学习过程带来的开心和愉悦,毕竟作画就是为了调剂身心。

 

那也是他人生中相当辉煌的一页,毕竟能到宫中授画之人不多。他说,在皇太后的介绍之下,他也有幸接触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社会名人,并向他们授画。 “有些外国名人在习画并回到他们的国家后,还开了画展呢。”

 

投笔从商发展屋业

 

在从事教育及艺术工作约30年后,陆景隆于1978年投笔从商,即从教育界转换跑道进入商场闯蕩,而其生意主轴为发展屋业。

 

在从商期间,他不但为低收入的一群建立平民屋,又建设商业城增进繁荣,发展至今已完成数千间房屋,而他过去所建设的重要建筑物包括芙蓉金马扬广场、花城花园及百乐商原、1388高球俱乐部、耀景大楼和丽邦公寓等。他在商界的地位,也令他受到政府的器重。

 

不过,在进入商界后,他也因为生意忙碌而把绘画的兴趣束之高阁,直到近年退休后,他才重新拿起画笔,重拾兴趣。

 

如今,他除了通过作画陶冶身心,同时也通过舞蹈强身健体。此外,他也不时举办画展或参加义展,并以每日一画作为生活目标。

 

随着在马台湾师範大学校友会即将于(週六)至18日(週日),假华总大厦龙华美术馆举办“笔墨风采:马来西亚留台台湾师範大学校友艺术作品展”,他也将以校友身份参展,并希望藉此与大众分享他的作品。

 

“我这次将会参展6幅山水画,画的都是中国的景点,包括着名景点黄山,为母校校友会的活动尽一份力。”

 

曾画千幅作品

 

绘画让陆景隆的心胸变得更宽广,也更有助于提高专注力。“画家的工作主要是把看到的景物美化,并通过画纸来诠释景物。”

 

他说,在进入商业界打拚之前,他总是画笔不离身,即便是和妻子的蜜月旅行,他也随身携带绘画工具。“我们是在东海岸登嘉楼蜜月旅行,当时,我还把美丽的渔村画了出来。”

 

在七十多年的绘画生涯里,他累积了数千幅作品,而当中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在德国莱茵河(Rhine River)的画作。 

 

“我爱大自然潺潺的流水声,仿彿可以净化心灵。还有一旁的松树更是给予这座欧洲城镇带来锦上添花的效果。”

 

他说,他的生命因为绘画而变得精彩,而绘画也让他有机会到世界各地展出作具,并和各国艺术家交流,丰富了他的人生。 

 

1973年,他获森州最高统治者颁赐太平绅士勋衔。1993年,他捐款数百万令吉建立专科医院,为病人谋福利。1998年,他更因贡献多元而获政府认可,受封DSNS拿督勋衔。到了1999年,他进一步获英国牛津大学颁发艺术博士,专业实力可说是受到国内外各界的承认。